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黃巾淫軍
黃巾淫軍

黃巾淫軍


[真可惡!」眼前和我同齡卻健壯的年輕人氣憤的說:「這些黃巾賊老是破壞我們的莊稼,饒不得他們!

  「許褚,他們人多勢眾,我們贏不了的!刮疫是很害怕。身處在這亂世,
刀就是正義,盡管我很恨黃巾賊,但他們的確不是我們這種沒受過訓練的人能比
的,打起來一定沒勝算。

  「難道你不恨他們,你忘了小青是怎么被凌虐的嗎?」許褚這句話直擊我的
心房。

  小青是我的鄰居,原本我們這里也不過是個苦哈哈的農村,但人人都安居樂
業,直到黃巾賊來了后,一切都變了……

       ※    ※    ※    ※    ※

  我還記得那晚,師父要我幫他趕著修老張的鐵犁,忙得正起勁的時候,小青
偷偷跑來找我,「阿峰,陪我出來一下啦!」阿青嘟著嘴說。

  她似乎是跑來的,晶瑩的汗珠滴在她紅通通的臉頰,配合她的白細皮膚,彷
彿比夕陽還嬌艷,不算大的眼眸卻亮閃閃的,像快滴出水來,穿的雖是粗服也能
輕易看出她的窈窕體態。

  我一時看得癡了,小青看我沒反應,氣得跺了一下腳。我回了神,說:「找
我做什么?張老爹的鐵犁還得趕呢……這可是師父交代的!

  「打鐵有什么好玩的?快出來啦!剐∏嘤彩遣灰。

  我依不過她,把鐵砧收好,想說趁師父跟人下棋的空檔偷溜出來一下應該沒
關系。

  「走,跟我來!

  我們兩人跑到后山,一路上拉著我的手,她白嫩細致的手是那么的舒服,我
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幸福,希望這條路能一直走下去。

  「到了!顾┥戆咽稚爝M樹下的洞,拿出了一只白兔,輕輕的淺笑:「你
還記得它嗎?」

  「難道是從阿弟手中救出來的那只小兔嗎?」沒想到她還養著。

  「嗯!白兔沒有家很可憐嘛!再說,阿爹不會讓我養它的,我只能把它擺這
了!

  盡管小青是那么的美,我最愛的還是她的心,那么溫柔,那么善良。

  心中突然一股沖動想擁她入懷,我抓著她的雙肩,瘦弱的身形是那么楚楚可
憐,我進一步抱住她的肩頸,親吻她溼熱桃紅的雙唇。盡管不是第一次吻她了,
她還是受到很大的刺激,全身一顫,似乎站不住了。

  「你愛我嗎?」

  我很肯定的再吻她一次。

  斜陽把我們的影子拉長。

  我們依偎著,她突然嘆口氣說:「總有一天我們會死去,到時就不能在一起
了!

  「不會的,我們能活得很久很久,生很多的小孩,我看二十個好了!剐闹
突然一股不祥的感覺,我急忙安慰她。

  「你當我母豬嗎?我才不要跟你生呢!」小青眼中卻充滿笑意。

  「不過聽說外面好亂,不知道我們這會不會有事?」小青嘆了口氣:「如果
哪天我死了,你一定要活下去喔!」

  「不要,你到哪我就到哪!

  「真孩子氣!耶,白兔呢?」小青環顧四周。

  「不見了,應該在附近,我去找找!刮覠o法抵抗她救助的眼神。

  我滿山亂找卻找不到,天色黑了也看不見,又記掛小青又怕師父責罵,只得
回去找小青,卻看見一生中無法忘懷的情景。

  一群約有六、七個的大漢正包圍著小青,特征是它們頭上都綁著黃巾,除了
兩人拿著火炬,其它人都拿著明晃晃的刀。他們眼神充滿著欲望和殘酷,多年后
我才懂得。

  我當時害怕的在離他們約有十多步的距離,眼看著小青被包圍,我卻瑟縮的
躲起來,生命失去的威脅使我不自禁的發抖。

  小青也是如此,他的臉頰因害怕而蒼白,眼神四顧似乎在等我救她,我是個
懦夫,我讓她失望了。

  一個看起來是首領的兇徒很得意的說:「想不到我們這隊運氣不壞,這村莊
有這美女給我們享用。兄弟們,上!

  一人拿著刀讓小青不敢亂動,其他人紛紛把小青剝光。比棉花還白的軀體剎
那出現在眾人眼前,男人們的眼神都呆滯了。

  那首領說:「離子夜還早,你們別玩太過火了!

  「沒問題,這細皮白肉的娘們得慢慢玩才過癮!贡娙宿Z笑著,我的心卻滴
下了血。

  「不要……不要碰我!」衣服一瞬間就被扯裂的小青知道接下來的情形會是
多么的殘酷。

  「媽的,吵死了,把她的嘴給我塞起來!

  小青兩只手臂被人牢牢的抓著,方逢二八的小青身軀已經成熟了,粉嫩可堪
盈握的乳房掛著兩滴淡粉紅的桃子,纖細的腰忍不住就想讓人一抱,如綢緞般的
皮膚白皙光滑,下身的細毛不多,卻比得上那長長的秀發那般光亮,忍不住就想
撫摸。小青口中被塞住而嗚咽著,更激發男人想盡情凌虐的欲望。

  「老大,你先來吧!」

  首領跟其他男人早已脫下褲子,瞪著小青的肉體,眾人下體都明顯的壯大起
來。

  「嘿!看你們老大的手段,絕對保證她永遠忘不了!

  首領一步步的逼近小青,把舌頭從頭發慢慢的往下舔,小青努力的掙扎,卻
抵不過兩個健壯男人的手掌,反而把自己的頭發弄亂,乳房輕輕的晃動,在火光
一閃一閃下,兩粒紅艷的乳頭更增魅惑。

  首領把小青細致的眼、鼻、耳一一狂舔,手更粗暴的把小青的乳房捏得變了
形,小青的臉上寫著絕望和痛苦,男人卻越來越興奮。

  兩個抓住小青手臂的男人受不了這刺激,把小青的手拿來摩擦自己的陽具,
掌心的細嫩使兩人得到舒適的快感,拿著刀架在小青頸上的人也忍不住地把一只
手放在小青堅挺的屁股上,享受小青身上最肉感的的部位,其他人早想撲上去,
只是礙于老大還沒完事才勉強壓抑住,只見青筋因興奮而用力的雙手,明顯的腫
脹。

  雖還沒插進去,小青眼中的淚早已泄出,首領也把淚水舔的一干二凈,還在
小青耳邊大聲說:「你的乳房真是滑順,被我的手隨意玩弄還是很挺嘛!」說罷
輕咬小青的耳垂。

  小青屈辱的顫抖,雪白的胸脯在首領的手中一躍一躍,抓住小青手掌的男人
們更藉此刺激陽具的前端,極小卻極快速的顫抖使得男人們得到更大的快感,此
時老大把下體放在小青的穴口,兩片黑森林彼此交纏。

  首領確認好小青的洞穴后,環抱小青的纖腰,不長但粗大的陰莖一口氣直灌
了進去,小青大叫一聲后已面無表情,她徹底的絕望了。身后的男人這時把刀收
起來,讓下體摩擦小青的臀部,兩手伸到前去蹂躪小青兩粒椒乳。兩個藉著小青
手自瀆的男人已受不了的泄了,卻猶自拉起小青的白皙大腿,摩擦小青的花蕾,
小青粉紅的洞口可看見首領的家伙在插著不動。

  首領這時大聲喊:「媽的……沒有水好難動,但好緊……喔……好舒服!」

  首領把小青不斷流出的淚水溼潤兩人交合的部位,開始猛烈的抽動,還一邊
跟其他人說:「我們帶著她好了,這么棒的女人我還想一玩再玩!瓜麦w卻仍把
鮮嫩的肉壁不斷翻出,此時只聽見粗重的呼吸和抽插的聲音。

  小青因身體懸空,首領很輕易的旋動小青的腰來摩擦,突然首領一陣狂攻,
已然結束了。

  首領把小青嘴上的布拿出,把自己的陰莖放進去說:「舔干凈!

  小青神色突然堅決起來,用力咬首領的陽具。首領慘叫一聲后,氣得把放在
地上的刀刺向小青平坦的肚腹,小青慘叫一聲,癱軟下去,我心中熱血上涌,正
要沖出去拼命,小青卻望向我這方向,搖了搖頭就閉上眼,死了。

  原來她早發現我了,她不怪我我沒救她,反而要我別沖動。小青,我對不起
你,我一定會報仇的!

  其他男人看如此收場,都露出可惜的表情。老大的下體還汩汩的流血,卻似
沒大礙。

  「算了,等到子夜時把村莊攻下,難道還怕沒有女人?倒是我這把刀給弄臟
了!

  亂世人命賤,連一把刀都比不上。唉!

  我聽到他們要攻村的消息,忙跑回去了;仡^望見小青的尸體,我心中下定
決心要報復。

  夜,更深沉了。
三國(2)

  滿眼血絲的我急忙跑回到村莊,不論如何,發生在小青身上的慘況我再也不
要看到了,我急忙告訴村里的父老鄉親,許褚是我的好朋友且年紀相若,他一向
視小青為妹妹,聽到此慘事就忍不住要拿刀送黃巾賊見閻王。

  我急忙拉住他:「仲康,你一個人要跟誰拼呀?不要去送死!

  「難道不討回公道,讓小青白死?」許褚用他的大嗓門吼出來。

  我一陣心痛:「不,當然不,我一定要復仇,但你只憑勇猛是解決不了那群
強盜的!

  「那你要怎么辦?」旁邊有人以畏懼的聲音說:「我看投降好了,今年收成
還可以,給他們一點不會挨餓的!

  「你說什么?人家都欺侮到頭上了,你還縮頭縮腦的,給我滾一邊去!」許
褚怒罵出來,只見那人已不知躲到哪了。

  仲康他在我們譙縣這附近是有名的大力士,有一次一只發情的公牛突然發瘋
似的亂撞,耕牛又珍貴,沒人舍得殺他,卻又沒把握將它制服,只見他跳到公牛
前,雙手抓住牛角,硬是讓公牛停下來,從此「許褚」兩個字在譙縣是大大的出
名了。

  「阿峰,我聽你的,我們該怎么復仇?」許褚總算冷靜了。

  其實我心里沒個底,像我看到十多來個人就嚇壞了,那些老人小孩或瘦弱的
人又怎會有信心打呢?算了算我們村也不過二百多人,但年輕男人才六十幾個,
又沒武器的,手上拿的不是粀鈀就是柴刀,也沒人有打過仗的經驗。

  現在離午夜應該還有兩個時辰,時間不多,我低頭吩咐十二歲的小碧去查查
附近的黃巾賊,她人機靈,又常在附近玩,地形熟,讓她去最合適,然后我再要
許褚把所有壯丁找來集合。

  我心中仍是忐忑不安,不過許褚大力的拍我一下肩膀,豪氣的說:「有我許
仲康在,誰都贏不了!」

  朋友永遠是最可靠的,心中一股信心油然而生。

  約莫半個時辰,小碧回來了,急促的呼吸使得她小小的胸脯看起來脹大了不
少,她喘著氣說:「后山和溪旁的孔廟都有人,加起來有三十多人,再遠一點的
小山溝有間破草屋,我不敢過去,所以不知道多少人!

  我盤算著,三十多人就能打贏我們這些莊稼漢了,但是黃巾賊一定猜不到我
們會發現他們,更猜不到我們還有膽先下手。但那草屋不知道有多少人總是不放
心,因此我決定親自去看,許褚帶所有的壯丁先去解決那三十多人,我則跟著小
碧去找那草屋確認黃巾賊的人數。

  草屋在望,附近卻沒人把守,只聽到草屋里男人們的淫笑和女人的呻吟,難
怪小碧不接近,小姑娘總是如此害羞的。

  我要小碧待在離屋子三十步左右的地方,我則躲在窗下望里頭看。

  盡管草屋不小,里頭卻塞滿了人,大約有四十之譜,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木
桌上赤裸躺著的女人,更離譜的是所有人竟都光著全身,一時欲情橫流。

  木桌上的成熟女人全身香汗淋漓,碩大的豐乳點上兩滴彤紅的乳暈,漲至極
點的山峰像承受不了本身的重量,歪斜的往兩邊倒,柔軟得讓人想一口咬下,略
白的四肢無力地癱著,下體的黑毛雜亂茂密,肉洞因修長大腿的分開而毫不掩飾
的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已略帶褐色洞開的祕徑入口流出大量的白液,說出了已遭
蹂躪多次的慘狀。紅紅的雙唇無力的發出細細低吟,似已不堪負荷。

  「下一個是誰?」明顯為首的男人問了一聲。

  「是我!」一個矮胖的中年男子急忙到女人面前,陽具還一顫一顫。

  「傻寶,快一點,后面還有兄弟等著呢!」

  傻寶早已欲火攻心,兩手上前抓住女人的腳掌往女人身上壓,長狹的裂縫被
扭曲成橢圓,很容易放入男人的武器。

  傻寶爬上桌壓在女人身上,女人完全沒有抵抗,但眼神顯現出驚恐又迷蒙的
模樣,彷彿別有期待。

  傻寶把雙手放在女人大腿內側,繭的粗糙感從細膩的皮膚傳到女人身上,女
人秀氣的鼻子傳來沉重的呼吸,男人把龜頭放在女人的門戶卻并未入侵,恣意享
受花瓣摩擦的快感,女人呻吟聲明顯的大了起來。

  傻寶再把右手抓住女人成熟的左乳,中食指則揉住乳暈不放,慢慢地旋轉起
來,剩余三指配合掌心粗暴的捏著不見日光而蒼白的胸部,左手早已暗度陳倉,
技巧的壓迫著弱小的陰蒂。

  女人看來已受不了這刺激,全身忍不住的戰栗,雞皮疙瘩瞬間布滿全身。

  隨著傻寶漸趨激烈的動作,女人在傻寶身下嬌吟婉轉。

  「嘿!已經玩了兩天,還那么敏感呀!」

  「你看看,乳尖都站起來了,我又忍不住想上了!

  「我早說過她遲早會忘了她漢子,投入我們懷抱的。嘖嘖嘖,那股浪勁傻寶
還應付不來呢!」

  女人聽到這些對話,臉色發紅起來,一片玫瑰色的紅暈從耳后到臉,最后竟
連胸部上緣都染上一片春色。

  「好熱……!不要再弄了……喔!嗚!住手!拐Z氣卻十分軟嚅。

  「很熱是不是?幫你冷一下!股祵毻坏仄鹕,把冷屁股壓在女人炙熱的山
峰上轉動,享受酥軟的摩擦,女人的小手被抓起包住男人的陽具,掌上的汗水增
加溼潤的滑順,傻寶暢快的淫叫:「好棒……比得上我家鄉的老婆……喔……我
一定要操死你!

  傻寶的陰莖隨身體的搖擺,前后亂戳著女人細致的眼、口、鼻,一時觸上了
柔軟的雙唇,傻寶受到嘴唇的愛撫,停著不想動了。

  「給我舔一舔!」傻寶命令著。

  舌頭不靈活的攪動,女人似乎還不習慣用嘴來解決,但傻寶似已被舔弄得失
神,被溼潤的香舌從會陰一路舔上馬眼,竟忍不住的噴出白色的欲望。

  「哈哈哈!」嘲笑聲四處響起。

  「傻寶,這樣你就忍不住啦!是不是男人呀?」

  傻寶忙穿上衣服逃到門口躲避同伴的恥笑。

  「好了好了,大家好好松弛一下,待會還要干活去,下一個是誰?」為首的
阻止了恥笑聲浪。

  我心情因這些禽獸而激憤起來,傻寶自己也有老婆,卻如此凌虐人妻,戰爭
使人心都瘋狂了。

  一時不慎,我緊繃的雙手不小心碰到了圓柱,發出輕微的「鏗!」一聲。傻
寶因寒風早已冷靜下來,這聲響竟被他聽出來了,他一步步地接近我,并斥問:
「是誰躲在那?」

  隨著他的腳步慢慢接近,我的心卻急遽的跳個不停,難道我連仇都沒報就會
死在這里?

  我的命運似乎已被牽引到悲慘的境地了……
 三國(3)

  傻寶走到我面前僅有五步的距離,我低伏著身子在枯草里,知道這次萬難逃
脫了。躲在遠方的小碧見情勢緊張,竟不自禁的「!」叫了出來。

  傻寶聽到聲響,馬上回頭往小碧那里奔去,小碧嚇得連忙往回跑去,只見弱
小的身軀顫巍巍的有一步沒一步逃離,但農村的小孩腳程一向很快,兩人的距離
越拉越開,傻寶眼看就要追不上了,小碧卻跌了一跤,發出了「!」一聲稚嫩
的痛呼,等起身時傻寶已追到小碧身旁,只見傻寶用力地環抱小碧,硬是不讓她
脫困。

  小碧當然用盡全身的力氣掙扎,但比傻寶還矮一個頭半的稚女豈能脫離一個
大男人的掌握呢?

  我雖離的遠,仍能隱約分辨一個小黑影無助地扭動。

  拉扯之際,只聽到一絲裂帛聲,傻寶得意的獰笑:「原來是個女娃兒!」小
碧慘叫:「痛……痛……不要捏了!」兩人一前一后往草屋前進。

  星月無光,直到兩人走到草屋前被火光照射才看出是什么回事,只見小碧右
胸前的棉衣被撕裂,露出了肉色的粉粒,傻寶左手反扯那點乳尖,緊緊勒住的勁
道把峰頂變得長扁,血絲讓乳頭紅腫,更添風姿。

  傻寶一路快步前進,被扯住乳尖的小碧不得不隨之前進,但痛感一直殘留在
小碧的緊蹙雙眉,意外地小碧并沒哭出來,只是緊抿雙唇默默承受,看來她不知
道屋里的淫穢情形,還認為不會受太多苦楚。

  「你搞什么呀?那么吵!刮堇锏哪腥艘苫笾。

  「嘿!抓了一只白嫩的小雌兔!股祵毻崎_了門。

  小碧驚見屋里意外的情形,嚇得昏暈過去,男人們也沒聽頭頭的吩咐就撲了
上去,把小碧剝個精光,真能和白兔相比的溫馴軀體剎那閃耀在眾人眼前。

  「受不了了!我要上了!挂槐娔腥诉B忙撲上去,卻見傻寶推開眾人,望向
老大說:「何大哥,這雌兒是我抓的,好歹讓我先來!」

  何老大默默頷首,男人們也只好不甘心的退回去。

  傻寶把衣物都褪下后,搓弄著自己的肉棒,卻只能半勃起,看來傻寶這兩天
縱欲過度,剛剛又射了,才無法馬上舉起。

  「不能就別逞強!讓我來啦!」男人們又蠢蠢欲動了。

  「我看先讓這兩個女娃互相玩弄取樂,等傻寶好了大家再輪流!购卫洗笳f
話了。

  一個男人一聽搶先一步站在小碧背后抱起她,兩只黝黑的手把小碧的大腿抬
起分開,把小碧的背貼在自己的胸前,下體隱約碰觸小碧未經人事的蜜穴,男人
們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令人艷羨的機會溜走。

  男人毫不憐惜的把小碧重重的摔在那女人的身上,劇烈的搖晃使得小碧清醒
起來,只見男人欲望的目光集中在赤裸的肉體,小碧只是個小女孩,受不了驚嚇
的她當場駭得哭了出來,晶瑩的淚水滴成兩道線流過細嫩的臉頰。

  傻寶以一副親和的語氣緩緩的哄著小碧:「你只要乖乖地聽話,叔叔們不會
碰妳的!」

  「對對對,大叔絕不騙妳,一下就放妳回家囉!」一名舌頭舔著干澀下唇的
男子接著說。

  「真的嗎?」小碧眼中有了希望,我卻在旁氣憤男人們的奸狡。

  不行,一定要做些什么阻止暴行,我不能讓慘劇一再發生。

  「沒錯!」男人們異口同聲的說。

  「妳現在先親那位姊姊,等我說好才能離開!股祵毶駳獾闹笇。

  小碧明顯的覺得惡心,但為了回到父母的懷抱只能甘心屈從。

  小碧的櫻桃小口輕輕啜著女人微張的紅唇,沒試過親吻的小碧全身一顫,被
柔軟的強烈觸感震到。

  「用力的親下去!股祵毸坪醪粷M意小碧的輕吻。小碧只得更深入,只見四
片嫣紅密合。

  「把舌頭放進姊姊的嘴里!惯@下連女人都受不了小碧細膩的甜舌,輕輕的
呻吟。小碧也并非全無反應,如白包子般大小的雙乳腫脹了一些。

  徬徨無助的我四下張望,只見草屋后側外壁有一些雜物,靠近就聞到了一些
油味,原來是油布包,看來是黃巾賊拿來實行火攻的道具。

  草屋的荒淫還是繼續上演。

  「把手放在姊姊的大奶上面,快!」

  「用揉的,不要不動!古松胍髦饾u加大,小碧也因吻的過久顯得氣息粗
重,男人們越來越興奮了。

  外面朔風呼呼,里面卻是人人熱得滿頭大汗,窗邊的我也感到一陣陣熱浪從
窗口襲來。

  「把妳撒尿的地方放到姊姊的嘴上,對~~就是這樣!

  「妳也舔舔姊姊的下面,敢不做,妳不想回家啦?!」

  女人被小碧舔弄得扭動纖腰,小碧辛苦的用口追逐著女人的花蕾。不待男人
吩咐,女人也忍不住的把舌頭撫弄小碧隱密處,小碧雖是年幼春情未萌,也染受
到感官舒適的快意。

  目光集中處可見小碧下體巧小的肉唇緊緊貼著女人的嘴,顯得稀疏的陰毛隨
著小碧難受卻酥爽的擺動而掃著女人的下巴,沙沙卻細小的摩擦聲有說不出的淫
穢。

  傻寶看到這種激情場面,陽具漸漸抬頭了。

  看到這種情形,我知道事態緊急,等傻寶完全恢復后一定會馬上下手,絕不
會對小碧有半分憐惜。此時,我也只能一賭了。

  女人蜜洞只是單純的被虐戲,卻汩汩的流出花蜜,傻寶受此刺激,已經壯碩
了。

  趁眾人被淫戲吸引的同時,我忙把油布包用火把點燃草屋受到北風強大的吹
襲,一下就冒出火舌跟濃煙,黃巾賊一陣慌亂,衣服跟武器都沒拿就沖了出來,
小碧跟女人卻無助的躺臥在桌上慌張地顫抖。

  我沖了進去,把小碧一抱起就往村的方向跑,女人我是無能為力了,我帶著
她一定是死路一條。黃巾賊看我逃命,盡管想追,卻因沒衣服穿而哆嗦地腳步緩
慢,我有驚無險的逃了出來。

  回到村上,大老遠就聽到了許褚開心地大笑,年輕人也是興奮的高談闊論,
似乎打了勝仗,我松了一口氣。只見男丁們身上的衣服滿是血跡,與黃巾賊的戰
斗似乎很激烈。

  許褚一見到我,左手拽著一個被捆綁的男子走到我面前,用力拉著他的頭發
把臉抬起來,問我說:「是不是他殺了小青?」

  我滿眼血絲,忿忿的踢了他一腳,恨聲地說:「就是這畜生!」

  那男人腿一軟跪倒在地上:「小哥,我知道錯了,饒了我吧!」

  「扣!扣!」的磕頭聲連響了七、八下,暗紅色的血從額頭流下,用力到頭
都磕破了,男人惶急地求饒:「您老大人有大量,饒了我,我一定不再犯了!」

  眼見他先前盛氣凌人的污辱小青,現在卻是這副窩囊像,人性欺惡怕善的黑
暗面讓當時年少的我心悸。

  許褚卻越聽越火大:「干妳奶奶的!我先砍了你,以后再也不砍了!」一道
刀光閃過,男人已然身首異處。

  大仇得報,復仇的快意卻一瞬間消逝,想到小青正當花樣年華,卻凄慘的死
去,只能無奈的悲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