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戶外野炮
戶外野炮

戶外野炮

公寓大樓附近的大型公園。


  走在路燈昏暗的假湖邊,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大部份都是圍繞在小靜身上。


  「你說,她要是一輩子都好不了怎么辦?」認識我后,她的負面情緒似乎有了出口。


  摟著她的肩「既然醫生說她癥狀算輕的,那表示要治好的機會也相對高點!埂冈僬f,她今天不也進步了嗎?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目的地不會太遠的!构奈柚恼f道。


  「能認識你真的是太好了!顾坪鯚o法表達謝意,只能緊緊握住我的手。


  走著走著,兩人走上了眾多土丘上的其中一座涼亭。


  十幾米的高度,讓視野得到了極大的延伸。


  兩人扶著涼亭邊欄,看著遠處的市景繁華,在這時間,除了蟲鳴,涼亭四周顯得極為安靜。


  靠在我胸前的她,突然撫了撫我的胸口「還疼嗎?」似有愧疚地問著我。


  「怎么會,這是普通人想要還得不到的''懲罰''呢!箍此那楹棉D,便轉著話題道。


  回頭刮了我一點「就你這輕浮樣,就該再多掐幾次!拐f完手又往我胸口掐去。


  只是這回力道輕了很多,就像是愛撫搓揉般,讓疼痛的雙乳,在已有的刺痛中有點舒爽。


  伸手將她扳正面對自己「你說在這樣的公園,有多少像我們這樣的人?」意有所指的問道。


  「你是說?」她不解地問道。


  低頭親吻著她的唇「像我們這樣在戶外,行夫妻之禮的人!孤曇魪拇烬X間傳出。


  推了推我的胸口「這邊可能有人,被看到…不好!顾悬c排斥地說道。


  一只手伸進她在廁所換下的米色絲質襯衫「不會的,一路上我都看過了!刮也粺o唬爛地道。


  一路上的確是沒見著人,但那也只是指一般道路,道路邊可是有廣大的草坪。


  「看著萬家燈火做愛,應該挺有感覺的,你覺得呢?」手穿過胸罩底部,開始緩緩地揉著。


  被冰冷的手碰觸,她的胸部泛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嗚…哪有你這樣的,不是要陪我散步嗎?」她道。


  另一只手也伸了進去揉捏著「現在是散步過后的自由時間!乖谒呡p輕地說道。


  她被搓揉的有些燥熱,胸頸開始云霧似的,冒出了片片紅暈,下體也有些晃動。


  口中唾液也逐漸溢出,吻得兩人口中『嘖』『嘖』水聲作響,不禁開始吸啜著。


  在我吸啜著她的舌頭時,她的身體不住地往我身上貼,微微發抖,興奮?或是感到羞恥。


  「你會冷嗎?我記得今天在地鐵上被弄濕的內褲,已經換掉了呀?」有點惡意地問道。


  或許是想起在地鐵上,被迫感受愛液氾濫的感覺,她手指掐住我乳頭的力道又加大了。


  不打算回應她抗議似的,將手放在她從短裙中伸出的長腿上,輕輕地撫著,安慰她的不安似的安撫著。


  輕撫似乎起了作用,她略粗的喘息緩了下來,掐住乳頭的力道也再次減弱。


  知道她剛回想起,那在公眾場合被侵犯的恥辱感,便想著再幫她一把。


  左手迅速地伸進剛買的小碎花短裙,直接就著新換的絲質內褲,輕輕揉起了陰蒂。


  觸電般似的,她夾起了雙腿。被夾住的手動不了,但是手指依然能夠輕輕地按壓輕撫。


  如此起起伏伏,情緒高低升降,她的理智不知道被羞恥感折磨的,還剩下多少?


  『嗚~』被吻住的唇說不出話,只能嗚咽底傳出抗議聲,然后消失在我嘴里。


  隨著輕觸陰蒂的時間加長,阿雪雙腿夾住我左手的力道逐漸減弱,最后乾脆放開,讓我輕易地攻城略地,將手指伸進了陰道中。


  手指一伸入「啊~嗚~嗚~」阿雪敏感地喊出了聲音。


  抬起了吻著的唇,望著她的眼睛,那泛淚委屈的眼神,讓人好心疼。


  「不要這樣看我,我疼你!箿厝岬卣f完,將陰道中的手指抽出,慢慢地放進嘴里吸吮著。


  她抿著的唇,緩緩張開「我…我想…想要」放入嘴中的手指,似乎讓她想到了某些畫面。


  說完主動將我口中的手指抽出,緩緩地含進了自己的口中,學著我吸吮舔啜。


  慢慢抽出了手指「想得到,還得先付出!箤⑺聪,下體傳來瞭解扣拉煉聲,接著便是一陣溫熱。


  并不急於抽動下體,只是就著阿雪口中溫熱,看著她晃動的發絲,加溫似的鼓動逐漸脹大的陰莖。


  隨著陰莖漸漸脹大,阿雪的吸吮力道不斷加大,像是鼓舞著彼此般,競相比賽追逐。


  停止了吸吮「可以了嗎?」阿雪抬起頭,皺著眉紅著眼,忍耐著搔癢般問道。


  人在不熟悉的環境,總是會不安,希望藉由熟悉的人、事、物得到安定感。


  在這幾乎沒來過的涼亭,更別說在這開闊公開的做愛,熟悉的,只有我。


  拉起她「轉過去」在她轉過身同時,一只手緩慢地揉著短裙下的柔軟臀部。


  另一只手則徐徐拉起他的襯衫衣擺,讓胸罩已被拉開的雙乳露出。


  并沒有脫下她的內褲,而是直接將陰莖隔著絲質內褲往陰道內塞。進不去,欲望也發泄不出來。


  像是被搔癢般,她開始配合著我搖晃著下體,不安地搖晃著,不滿足地搖晃著。


  轉過張口喘氣的臉「快點,別玩我了,快插進去!埂肝沂窃谕婺阊,你沒感覺我的肉棒已經進到小穴里了嗎?」故意地笑道。


  低聲喊道「才不是這種玩!够沓鋈ニ频,斜著身子握住了陰莖,越過了內褲,一把塞進了小穴。


  忍不住叫出『啊~』感受到已濕潤到快滴出愛液的陰道,除了溫滑的磨擦外,還有頻繁地收縮。


  『嗚~好爽~』阿雪也同時嬌喊出。


  『啊~啊~啊~』主動不停地前后晃動著臀部,阿雪的呻吟聲越來越大。


  拉過她一只扶著圍欄的手,對著轉過來的臉說道:


  「對,就是這樣,再大聲點,就能把其他人都叫過來!範N笑的臉,突然皺成了一臉無辜地說道。


  「到時候,就不是只有我干你。我可能還要排隊、抽號碼牌,才能插你的小穴幾秒鐘!乖桨l惡劣的語氣。


  『嗚…』這時,她黑白分明的眼睛流出了淚水,豐潤的唇也噘了起來,極為委屈的樣子。


  「你不…不要再欺…欺負我了,我只想要…要你干我!拱⒀┪爻槠似饋。


  知道自己的目的已達成,想著也不想讓心愛的人太崩潰。


  「好好好,我最愛你了。今天就只有我會干你,不會有別人了!共煌5睾逯錅I的阿雪。


  說著便掀開了披在臀上,隨著抽插擺動的短裙,雙手扶住細腰,直接開始專心地開干。


  原本就因為緊張而頻繁收縮的小穴,此刻更因為規律的攪動抽插,越來越濕潤緊縮。


  伸手將阿雪的一條雪白長腿往旁邊抬起,放在了圍欄上。


  陰部整個曝露在外,不斷地抽動插入拔出,濃稠的愛液也跟著拔出時,一滴一滴的流出,滴落。


  更因為大腿高抬,陰莖獲得了更好的插入角度,我整個人趴在她背上,讓陰莖更深地插入小穴內。


  小穴被更深的插入『哦~哦~哦~哦~』阿雪的呻吟聲變了。從原本的主動嬌吟,變為被動的不得不。


  每次的插入,都像觸動了她體內的淫叫開關。一聲一聲,隨著一插一拔,不斷地往來重覆。


  若是白天,現在可能在土丘下,便能見到趴在圍欄上,她雙乳上乳頭的晃動,想到這我很興奮。


  抽插小穴的速度,也不斷地加快。


  像是陰道最深處有好吃的兔子般,下體凸出血管的蟒蛇,拼盡了全力的往小穴最深處鉆動。


  一下一下,越來越用力,每次拔出都帶出愛液灑出,阿雪穴內的抖動不住加快。


  『嗚…』在我終於忍不住地憋氣聲中,陰莖前端在小穴內噴出了精液,不斷地噴出,直到我興奮的陰莖停止抖動。


  『呼~呼~呼~』而阿雪,在早早高潮緊縮的陰道承受了精液地澆灌下,喘著氣放下了高舉的腿,緩緩地蹲下了身,背靠著圍欄不停地喘氣。滿臉恍惚,還未回神。


  在路燈光線亦無法照透的公園。


  蹲著拉住我的手「我好累,腿抽筋了,都是你,你背我啦!箿喩砝墙宀豢暗陌⒀┼恋。


  知道是自己過份了,陪著笑幫她整理了下不潔的衣裙,便背起她走下了土丘。


  背著她沿著來路,緩緩地往回走。


  一路上,似乎還喘不過氣似的,深深地吸呼著,想把體內的不安排除掉似的。


  敲了下我的頭「我警告你,以后再這樣玩我,我就不理你了!共粷M的抱怨聲在背后響起。


  「好好好,以后不敢了。再也不這樣玩你了!规傊匕l誓般說道。


  『我只會這樣搞你、插你、干你,或是想其他更奇葩的花樣!粣毫拥脑谛闹懈咕p道。


  「這還差不多!拐f著便整著趴貼在我后背,睡著似的緩緩呼吸著。


  沒有察覺,被背著的身體,短裙下的臀部,隨著步伐晃動,不斷地滴落,一滴又一滴白色的精液。


  就在兩人走后幾分鐘,


  陰暗的小道叉路,傳來了男人急促的說話聲音:


  「快點呀你,剛剛聽他們說,在這邊的涼亭上有叫床聲!埂岗s緊過去看看,光想到就興奮得硬了。說不定還能撿點便宜,打免錢炮,快點呀!


【完】